林书豪深度访问:最全揭秘生涯心路历程 31岁仍勇敢追梦

林书豪已正式加盟北京首钢,新赛季登陆CBA。而近日(在决定来CBA打球前),林书豪在CCTV-5栏目《NBA最前线》中接受了杨毅和杨健的采访,讲述了他职业生涯各时期的心路历程,回顾了自己的感悟、经历和记忆,并谈到了对CBA的看法。

这次采访展现了林书豪更多的内心想法和不为人所知的一面,让我们了解到了更真实的林书豪。以下是采访的部分内容——

谈梦想:有梦就勇敢去追 已习惯被歧视和不公平对待

林书豪:最简单的就是我的篮球生涯,特别是在NBA的这9年,如果你问我,我可能觉得80%、90%的时间是比较低潮的,可能比较难。我知道我的个性,就是从小不怕有很大的梦想,不怕去追自己的梦。我有什么想法,就努力去追这个梦想。我一直觉得,我打球的时候最想达到的就是可以成为我想要成为的那个球员。

我在NBA这9年虽然很辛苦,可是我也非常感谢很多人,每天非常满足。可是,我也知道我还没有成为我可以成为的那个球员。

我对自己的上限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,比较笼统的答案是,我一直觉得我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NBA首发控球后卫。我的特点就是很有领袖气质,可以控制全部的比赛,可以把我队友的表现都提高。这从小就是我的特点,所以我觉得我能够在NBA当首发控球后卫,带领一支球队去冲击季后赛。

数据我不知道,会不会是明星我不知道,会不会赢得冠军我不知道,可是到最后我只是想要一个机会。我可能不是跟库里和韦少一样的球员,但不会是板凳球员或球队第12到15人,觉得会是球队的前三选择。

对于NBA的不公平,这需要看你的想法。我从小在美国打球,亚洲球员就处于不公平的环境中,我已经了解,非常习惯了。从小就是,我一打出好的比赛,他们可能不会说我打得好,而是会说他的对手可能没那么强。这样的情况不管在我几岁,是从头到尾一直出现。

从这方面来说,我可以讲这很不公平,为什么我会NBA选秀前打得那么好,却没有球队想选我。可是到最后,我觉得我有机会上场,我可以控制我的表现,如果我没有把比赛全部打好,那我不用管这是公平还是不公平,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不公平的。那可能现在我就会觉得,好吧,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,我还是要专注我自己。希望我能够随时准备好,做好我自己,每天关注积极的东西,怀着感恩的态度,就是这样。

谈火箭生涯:本想留在尼克斯 与哈登搭档留下遗憾

林书豪:我很诚实地讲,在经历“林疯狂”的赛季后,我就是很想留在纽约,可是尼克斯没有给我合同,他们告诉我需要去外面寻求合同,他们有3天的时间决定是否匹配。

别人不知道的一个细节是,火箭先给了我一份合同,是比较久的4年合同,但年薪相对要低,没有那么多钱。火箭觉得尼克斯一定会匹配这份合同,于是更改了合同,新合同为期3年,钱也更多(3年2500万美元,其中第3年年薪高达1480万美元)。我就问我的经纪人能不能换成之前的那份4年合同,因为我想留在纽约,但火箭非常聪明,他们觉得如果给4年合同,尼克斯一定会匹配,他们坚持只给3年合同。对我来说,我的决定很简单,我只有一个合同,就跟火箭达成了协议。

后来在新赛季开始前,火箭交易来了哈登,我当时的感觉真的是还好。因为我一直觉得,我一二号位都能够打,我最担心的就是我跟他的默契会不会很好。NBA比赛,你可以看到一支球队有三个明星,都能够打得很好,我觉得我和哈登有很多很多的机会,我们一起搭配没有问题。我非常开心哈登能来,真的觉得他能够帮助我们很多,我每天也不用背负那么大压力。可是,最后的结果有些不尽如人意,我可能还要提升自己的技巧,无球时候的表现还需很大的进步。

哈登刚到球队的时候,他的想法可能是不同的,因为他之前不是球队的领袖,在雷霆打第六人,他也需要成长,学会怎么提升队友的表现。所以,哈登加盟火箭的时候,他拿到了一份大合同,他要去证明自己。

回顾我和哈登的合作,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当时我们两个太年轻了,因为我是刚刚经历了一个表现很好的时间段,他也是如此,然后我们合作,效力同一支球队。如果能重来一次,我觉得我会做的最大改变就是从一开始就跟哈登直接沟通。因为那时候,我觉得这不太合适,不知道是因为中国文化还是父母教我的,我当时的理解是你需要很客气,尊重每一个人,我非常了解这样的文化,也同意这种文化。

可是有时候,我觉得我应该说的东西没有说出去,我藏在心里面,然后到最后,我们没有合作得很好,因为我没有特别了解他,他也没有特别了解我。我不去跟他讲话,他可能也不会跟我讲话,这不是因为我们彼此不喜欢,而是觉得一开始就直接沟通会不礼貌。如果再回到那时候,我可能就会直接跟哈登讲,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变,探讨我们的打法,在哪些地方需要进步,他也可以挑战我,跟我沟通。

谈湖人生涯:夹在科比和教练中间 一度不想打篮球

林书豪:在湖人,我只知道我在火箭学了一课,然后做出了改变,比较直接地跟别人沟通,不管是教练还是队友。可是很快,纳什受伤了,科比也受伤了,我们剩下的球员就打不了了。

杨毅:你到了湖人主动跟别人沟通,你收到的反馈是什么样的,特别是科比这种级别的球员。

林书豪:有时候他们会接受,有时候可能会生气,不只是科比,不管是教练还是队友都是如此。因为那个赛季,我们一直在输,队友之间一直在吵架。因此,当我去沟通的时候,我只要是出于善意地去交流,不管他们接不接受,我都能看得开,接受所有的结果。有时候,科比和教练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想法,而我是控球后卫,夹在他们两个当中,不知道该怎么做,或者应该做什么。有时候,不管你选谁,另外一个可能就会生气。我在湖人是比较难的一年,但我学会了很多很多。

杨毅:你刚才提到,教练一个想法,科比一个想法,那你是如何面对的?

林书豪:这其实是每个控球后卫都要面对的,不只是在湖人这样,上赛季在猛龙也是这样。不管你有谁,莱昂纳德可能要这个机会,西亚卡姆可能也要这个机会,其他人也想要,控球后卫就要面对这样的处境,每天都要像政客一样,你需要看大家是否接受,怎么真正地去帮助团队,让每个人都打出好的表现,让他们都满意,这就是控球后卫最重要的一个角色。

杨健:当科比和教练出现分歧的时候,你内心的想法大部分是跟谁保持一致的?

林书豪:我会根据当时的情况做决定。我不是说科比和教练想法不一致,而是有时候教练叫一个战术,科比没有听到,然后他叫了另外一个战术。我也有自己的想法,可能觉得可以打另外一个战术,那这时候,战术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,不管打哪一种战术,场上5名球员要统一全力地去贯彻。如果我跟科比说,刚才教练叫了一个战术,我们可能需要改变,这或许要5秒钟的时间,对我们来说,5秒已经是非常多的时间了,我们最快最有效率的办法就是迅速跟每个队友沟通好,我们就要打这个战术。有时候,当你夹在中间,你就要尽快地解决这个问题。

杨毅:有一个很著名的球,就是科比在侧翼要了很久的球,你都没有给,然后科比上来掩护,你在保罗面前投中三分,很多人都说,如果你没投进,那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。

林书豪:当时科比一直在右边要球,可是我希望他去左边拉开,我单打,我一直这样指,他没有看到,以为我表达的意思是来掩护。因为这是我们刚刚在一起打球,是赛季的前4场比赛,所以我们的默契还没有那么好。我不知道他讲什么,他不知道我讲什么,他当时以为我说的是掩护,就上来掩护了,到最后没有时间了,我只能投了,投进之后,科比很开心,喊着“耶”。我的反应是,好吧,进了就好。

杨毅:联盟中有一些超级巨星,但以科比在湖人的地位、统治力和话语权,他可能是过去20年来最强盛的超巨,你作为控球后卫,跟他沟通会有特别的吗?

林书豪:我在湖人的时候,科比因伤没有打那么多场比赛,真的就是很短的一段时间。跟科比沟通的时候,特别是刚开始的时候,他是非常接受我的想法,可是后来我们开始输球,很快他就受伤了,我们以前的打法全部都要改变。那个赛季,我们就一直在换,在改变,我们没有太多的机会真正去习惯一个体系,一个打法。

整个赛季,每个人都很辛苦,赛季结束后,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很不想打球了。我就去度假,21天每天吃冰激凌和披萨这些很不健康的东西,重了9.5公斤,我从来没有那么胖过,忘记了打球的乐趣。

谈黄蜂生涯:重新找回打球乐趣 为追梦离开夏洛特

林书豪:从火箭到湖人再到黄蜂,在黄蜂队,队友表现那么好,每天都很开心,我们的关系都非常好,我为什么那么爱打篮球的全部情绪都回来了。

在黄蜂的这一年,是我生涯拥有美好记忆、很开心的一个赛季。我在联盟9年,如果让我选一支球队,我和队友们真正是好朋友,真正在一起打球,我会选黄蜂。我真正觉得,我找回了以前的打法,教练非常聪明,非常清楚怎么用我,可是赛季结束后,我再次成为了自由球员。

我当时想我是不是就留在黄蜂,在这里安定下来,当一个板凳球员,我在黄蜂非常高兴,非常满意,尊重每一个人,很开心地去打球。可是一直以来,我都有一个梦想,我最不怕的不是失败,最怕的是没有勇敢地去追逐梦想。如果我真的去追我的梦想,即便失败了,我也会坦然接受。所以在那个时候,我就在想,如果不去追逐成为NBA主力控卫的机会,那我会不会永远都遗憾。

谈篮网生涯:最完美的机会 感叹伤病让自己巅峰期转瞬而逝

林书豪:我加盟篮网后非常高兴,对未来充满期待,因为教练一直跟我讲,你想要什么样的体系,想跟哪名队友配合,你觉得应该给哪名球员合同,应该给多少钱,全部都来问我,这真的是一个完美的机会,全部都是我心中完美的状态。

我已经在火箭、湖人和黄蜂打过球,现在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,一切都在我的掌控范围内。我觉得新赛季一定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赛季,我每天都太开心了。

但后来我受伤了,第一个赛季小伤,第二个赛季大伤(右膝髌骨韧带撕裂)。在篮网的这两年,真的是最辛苦,最可惜的。我永远都会问我自己,如果那两年没有受伤,你的篮球生涯将会是怎样的?如果没受伤,我会不会就从篮网开始一直攀升。我觉得如果一直保持健康,我会在篮网成为我想要成为的那个球员。

我记得第一年在篮网,因为一直受伤,球队每场只让我打24分钟,从数据来看,如果我打34分钟,可能场均就能够贡献20分8助攻,差不多这样子。所以,我没有达到,没有真正有机会完成梦想,对我来说就很难接受。那个赛季,我们输了很多场,但当我打的时候,我们的成绩很不错,我只能打半场,如果我能打更长的时间,我们会赢得更多的比赛,可能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,也许第二年就打进季后赛了。特别是拉塞尔来的时候,我和他一起打,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打入季后赛。我可能是一个比较骄傲的一个人,但我觉得如果在篮网没受伤,我能够成为我想成为的那个球员。

杨毅:2017-18赛季,你遭遇右膝重伤,是不是内心的痛楚远远超过身体的伤痛?

林书豪:讲得很好,确实如此。很多人都觉得,你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一个人做到过,或者你有机会赚很多的钱之类的,可是到最后,我那么爱打篮球,我会免费地去打篮球。我最难过的是,最后我梦想破灭,心碎了一地。我内心里一直有这样的情绪,扎着我的心,我一直受伤,到一定程度,我就累了。我也知道,这样的伤病,就算康复了,你也不能马上恢复以前的打法,需要很长的时间,通常要一年。等到医生说你康复了,你还需要一年的时间来找回之前的比赛感觉。我当时受伤后就知道,受影响的不只是这个赛季,而是最少两个赛季。

NBA球员最好的运动年龄是27到29岁,这两年是我的巅峰期,在篮网打球,但因为伤病,我的巅峰期很快就没了。我现在31岁了,可我还在追27岁的机会和梦想。

杨毅:听起来,你最惋惜的是在篮网的那两年,你是不是觉得那个时候你离自己的梦想最近?

林书豪:对,我花了很多时间一直等,一直准备。我觉得从纽约到篮网,我进步了很多。

谈猛龙生涯:难过没能把握住机会 努力了但没打好

林书豪:我另外感到难过的一点就是,我上赛季终于有机会在猛龙,但我在前12场到15场没有打好,失败了,可能是太想表现了,也有可能是身体第一年从重大伤病中恢复过来,打那种比赛就会很累,膝盖很痛。不管是什么原因,我最后是失败了,没有打好。我那么努力去训练,可是到最后,还是我自己没有打好,我不是怪别人,只是很难过。

我不知道没有打好的原因是什么,我就是没有打好。我可以说我从来没有在赛季中间换过队,很不习惯或者什么;我可以说我身上有几处大家都不知道的小伤;或者我可以说是我康复的时候为了保护受过伤的膝盖换了投篮动作,还没有形成肌肉记忆。我可以说这些都是原因,但最后我不知道,可能就是所有因素综合起来吧。我只知道我没打好,我没投进球,没把握住机会。

如果可以回去,我不会改变什么,因为对我来说,我已经全力以赴去准备,每天一直训练,没有放弃,我上场后也没有着急去表现自己。我投篮的时候也是很自信地投,我以为能投进,结果没进,我投篮时感觉很好,但球刷筐而出。有一场比赛,我可能有6个球,投的时候我感觉都能进,都往后场跑了,但球却弹筐而出。我不会改变什么,我可以接受这个结果,因为我努力了,全力准备了,只是最后就是没打好,有时候就是这样。

谈尼克斯生涯:最难忘对决科比 “林疯狂”是一个奇迹

林书豪:我最难忘的一场球绝对是效力尼克斯时打湖人得38分的那场,到现在为止,我从来没有在一座球场听到过那么大的呼声。

那场比赛之前,我坐出租车去球场,车上有小电视,我一直坐那里,突然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。我就看了一下,就看到了科比说的那番话(不知道谁是林书豪),我当时真的很生气,对自己说每次接到球都要投,这不是控球后卫该有的想法,但那时候,我告诉自己拿到球就要投。所以,这场比赛从开始到最后,我每次拿到球就投篮。

杨毅:我记得赛后发布会的一个细节,你真的很想回击科比,话都到嗓子眼了,你是怎么忍住的?

林书豪:我就是想做好人,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,因为我自己,特别是小时候,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,从小就很骄傲。所以我觉得,我有这个机会可以打这么好,我不要一直管别人怎么说,还是需要专注,希望可以做好人。

杨健:这是你最难忘的一场比赛,那你认为自己生涯最佳进球是哪个?

林书豪:那可能就要选对猛龙的那个三分绝杀了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球。我看自己庆祝的时候,我投进球,点了几下头,然后很快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大声叫了出来,我脸都红了。

很多人不知道的一个细节是,我效率最低、命中率最差的进攻方式就是右手运球后投篮,那个赛季在尼克斯,我在弧顶位置投了13个三分,只进了1个,进的那个就是对猛龙的绝杀三分。

杨毅:不仅是你,全世界都对你在尼克斯时期的突然爆发感到惊讶,你怎么解释林疯狂的现象?

林书豪:如果你问我,我还是觉得是一个奇迹。当年纪越来越大,你就开始真正了解,你真的能控制的东西是很少的。比如说,尼克斯的我和猛龙的我,水平有差那么多吗?我还是一样的球员,一样的天赋,一样地努力训练,可是两个结果却那么不一样。因为有时候你一直投,一直投进,而有时候,你一直投,却一直不进。

我会往回看林疯狂时期,我不能觉得那就是百分百的我,可以一直这么自信地打下去,因为我自己知道,我很怕。我以为我会被淘汰,球队不要我了,然后打完与篮网的第一场,德安东尼教练就跟我说,第二场你会是先发球员。我几乎就要说我不要,我很不习惯跟那些先发球员一起打,我从来没有跟他们练过,没和他们打过,千万别让我当一个先发球员。我差点这样讲了,但最后还是没说出口,因为我觉得现在有一个机会当先发球员,而昨天,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留在NBA里,这样一个机会,你不能说你不要,所以我就强迫我自己接受,那就当一个先发球员,但当时我很怕,真的很怕。

总结NBA生涯:一直等待时机 不怪别人只怪自己没打好

林书豪:我可能就是一直等待时机,我去一支球队,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机会,火箭队,很好的机会,可以当一个球星,很快就改变了。我去湖人队,也很好,很快就改变了,因为球队伤病。我去黄蜂队,也是非常好的机会,打得很好,表现很好,可是在我心里,我一直知道,你不是一个板凳球员,所以就还在等,还在等。

终于,我等到篮网给我机会,等了很久,但我一直受伤,我就要继续等,第二个赛季,我又受伤了,又要等,需要再等一年。后来被交易到老鹰,这是一支年轻的球队,他们首要目标是让年轻球员逐渐获得机会,打更多的比赛。而我不管打得好不好,我的角色都是确定的,不会变得更重要。我继续等,然后去了多伦多,我也非常期待,终于有这个机会,到最后,谁都不能怪,只能怪我自己没打好。再就是到了现在,我还在等,就是在等待一个时机。

杨毅:回顾你9年NBA生涯,你给自己的定义是什么?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成功的运动员吗?

林书豪:如果我给自己一个成绩,我觉得会是“C”吧。我知道我还有很多的空间,还可以表现得更好。我现在每天非常期待训练,去球场,因为首先我很健康,其次我还有空间,不管你怎么想,同不同意,我知道自己还有空间,还有几年时间去追逐我的梦想。

谈CBA:一直都知道会回到中国 郭艾伦小丁周琦都能打NBA

林书豪:我一直知道,我最后我的路是回到中国,5年、7年以前我就已经知道了。

对我来说,我一直都非常了解美国对CBA的想法,我自己一直觉得全世界还是没有特别尊重中国篮球。大家都觉得,你去CBA,每一场都得个四五十分,我不是说我,是说别人,不管是以前的NBA球员还是谁,你可以去得四五十分,毕竟他们打得那么烂。可是我真的不觉得是这样子,我真的觉得非常难,我不管你是谁,你来CBA,不能保证明年就一定拿冠军。

我不是说外援,我觉得CBA几个球员可以是NBA球员。我已经说过很多次,我觉得郭艾伦的水平是NBA水平,他可以打NBA,如果丁彦雨航去年膝盖没受伤,他真的有机会,我跟他训练过几次,我真的觉得他身体和其他条件是可以的。周琦已经去过NBA,如果他有不一样的机会,他可不可以就留在NBA了呢?到那个程度,水平可能不是最重要的是,重要的是有没有机会,以及如果有机会,你能不能够抓住。

杨健:如果来打CBA,你能够预期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林书豪:我不管在哪个联盟打球,最大的挑战都是我自己。我一个教练曾对我说过,你要当职业球员,百分之九十要靠精神,不是技巧,我非常同意这句话。这也是为什么你问我梦想是什么,我梦想不是打败别人,而是成为我想成为的球员。这个挑战和对手是我自己。

杨毅:CBA球队对小外援的要求是打40分钟,不仅得30分,还要串联球队,很累的,你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?

林书豪:就像我刚刚说的,我从小不怕有最大的梦想,不怕最大的挑战,我什么都能接受,这就是为什么我打篮球。(肖恩)

更多精彩,尽在https://blenderssale.com